餐台网

对比李嘉诚和王健林 探索他们的生意经

王健林1989年踏足地产之后,从大连走向全国,从住宅地产转向以商业地产为核心,让万达快速成为了中国最大、全球最大不动产企业。

据万达官方网站显示,如今,万达持有物业面积3387万平方米,205座万达广场,这也是王健林此次瘦身后依然可以傲视群雄的大资本。

当那些房产工厂般的地产商不能再靠货如轮转维持高增长甚至持续利润时,万达自持物业的巨大租金收入,就会映照出王健林的前瞻性。

不过,有一点需要特别提醒一下。

身披香港地产天王荣耀的长江实业和内地那些年销售几千亿的地产巨头相比,其地产生意实在只是个小买卖,多年来,其年销售额基本上都只是百多亿,几百亿的规模。这一点也和王健林很像,好的东西只租不卖。

2016年,长江地产的年销售额才不到700亿港币的规模。土地储备也不多,到2016年年底,一共才有不到1300万平方米的可开发土地储备,而王健林此次出售的13个文旅项目,其土地储备就已高达4900万平米。

还有一个值得提醒的是,当王健林盖出第一栋楼时,长江实业的地产销售额就是100多亿港币了,而且,那时候的港币比人民币还值钱。

很多港台企业家做生意也都是这样,不太求速度和规模,而是求稳健并且有更好利润的成长,他们不太急,慢慢来,细水长流。

你都断流了,他还继续流,越来越牛。


【多元化推动全球化】

分散行业风险,争取更多行业机会的同时,李嘉诚和王健林都致力于分散地域风险,并以全球化为视野推动业务布局。

相对而言,李嘉诚的全球化来得更容易,当他收购和记黄埔时,该公司便已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经营有多元化的业务。

王健林的全球化拼图则来得比较艰难,是一块一块硬骨头啃下来,然后拼出来的,最近还遇到半熟的鸭子可能煮不熟的麻烦。

和李嘉诚相比,王健林推动全球化还面临两个困难,一个是中国内地企业家的身份,因为国际市场一向对中国市场经济以有色眼光看待,这为其造成了一定的障碍;还有一个是,他没有从小学习英文,后来估计也就会到Hello,how much的水平。


【稳中求快与快中求稳】

王健林最出名的一句话是,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李嘉诚最出名的一句话可能是,一定要先想失败,做生意,没有买,就要先想到如何卖。

这种差异或许跟两人的性格和经历有关。

李嘉诚出生书香家庭,父亲是当老师的,从小受传统儒家教育,后来到香港吃够苦头,寄人篱下,打杂跑腿,被人吆五喝六中学会了把雄心藏于小心。

不同的性格、环境让他们有了不同的商业风格:李嘉诚更稳,王健林更快;李嘉诚稳中求快,王健林快中求稳,甚至不太稳也要先快起来。

这也是对的,过去几十年,港台普遍都是先强后大,内地普遍都是先大后强。到今天,基本也还是这个路数和格局,写文章吹一个生意人,都不好意思写利润,要写营收,后来营收也不好写,改写市值,没市值写估值,市值如果是美金,一定要换成人民币,如果是台币或日元那就刚刚好。

因为更稳,因为总是先想失败,从1950年到今天,李嘉诚从来没有过财务危机,也没有一年交过亏损的答卷。王健林倒也顺风顺水走了很多年,但此次的危机,尤其是核心资产的出售,估计会让他相当于少干了好几年。

或者说,帮别人忙活了好几年。


【高卖低买】

华商韬略荣誉主编,当年以“中策现象”轰动中国的黄鸿年先生曾亲切地对我说过一句话,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但——“收购企业就是拿钱买青春,同样得到一个企业,我花几天几星期,人家可能花一辈子。”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几年王健林收购了众多的“青春”,但这次交易如果干成,则是孙宏斌、李思廉、张力也收购了一把他的“青春”。

李嘉诚的“青春”也是被收购过,而且是“青春”的买卖大师,但他的“青春”都卖得很贵,因为他总是在“花枝招展”时卖,而不是迫不得已时。

李嘉诚2015年的交易比较好理解,就是一次全球视野下的资产和业务优化调整。或者说“高卖低买”,高卖内地房产,低抄欧洲资产。

这也是李嘉诚惯常的策略和手段——以“高卖低买”来驾驭周期,战胜风险,确保业务的稳健和增长。现在的事实也证明,他基本上做对了。

虽然他既没在最高点卖,也不是在最低点买。

事实上,李嘉诚也从来不指望在最高点卖,最低点买,而是趋势对了,大方向对了,就不在乎是不是能多赚一个铜板。

李嘉诚的一个习惯是,如果预感到两年后会有不妙,一般都会现在就采取办法。原因是,等不妙真正到来时,再采取办法已经是来不及了。

好比炒股,如果你觉得这个股票明天就要大跌,最好是今天就要走掉,而不是等明天跌了再走,因为明天你可能走不出去。

因为有一种跌叫跌停,开盘就跌停,封死跌停。要想跑,会议室都是玻璃杯子碎地的声音。(本文节选自华商韬略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
评论